今天在捷運車廂廣告上面看到短短的一些文字,覺得好難受

1292068932.jpg

每5個性侵受害者就有3個是孩子
ㄊㄚ們說不出也不明白所受的傷害
沒有即時發現及治療,可能造成一輩子的創傷

媽媽,我好痛!(圖文引用自勵馨基金會


我知道清晨喬喬回來過。

每天,我總是在清晨醒來,在寂靜中期盼聽見喬喬開門回家,再關門離家的聲音,她的聲音總是那麼的輕,可是我聽得出來,她在脫鞋、在喝水、在洗臉、在換衣服……,我以耳朵取代我的眼,以想像取代我的身體,陪她在屋裡繞過一圈。我總是在她關門的那一刻開始流淚,那一扇門,關上了我們的聯繫,也把我關在她的世界之外。我不知道我可以做什麼,只知道這樣至少我還可以感覺,她回家過。

她總是這樣,每天在台北街頭遊蕩。她知道,3天不回家,少年法庭的人就可能去抓她,所以她每隔2、3天會偷偷回來一次,有時換個衣服,有時洗個澡。起初,我試圖在她回來的時候攔她,可是我很笨拙,每一次的結果都是爆發更大的衝突。

我最後一次試圖挽回她是在1個多月前的清晨,我們又發生了大的爭吵,用最不堪的語言傷害對方,後來,我心力交粹地問她:「喬喬,告訴媽媽我要怎麼幫妳?」她冷冷回答我:「不需要!妳應該要幫的是5歲的李小喬!」

9年前,我的前夫,也就是喬喬的爸爸做生意虧損,一連換了好多工作,我也因此在原有的工作後兼差貼補家裡因為生意虧損的財務漏洞。那時候的生活很苦,可是喬喬總是像一隻小蝴蝶,在我身邊微笑、飛舞、說話、擁抱,讓我相信她是上帝派來的小天使,溫暖我的生活。

也是差不多在那時候,喬喬第一次哭著說:「媽媽,我好痛!」那時我緊張的抱起5歲的她,問她怎麼了?愈問,她哭得愈厲害,一直哭一直抽泣,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我愈追問她就一直搖頭,椎心刺骨的哭,直說:「我好痛,媽媽,好痛,痛,好痛好痛……。」

後來,她常常不知名地哭,不知名地喊痛,我檢查她全身上下,找不出任何問題。幾次之後,我開始對她的大哭冷漠以對,以為過一陣子就會好了。

後來,她真的就很少這樣莫名的喊痛大哭,可是同時,我身邊那隻快樂的小蝴蝶就消失了,她變得鬱鬱寡歡,常常發呆,也很容易被巨大聲響嚇哭。我困惑於她的轉變,可是更忙碌於生活的經濟壓力,漸漸也就淡忘這件事。

一直到2年前,我才知道5歲的喬喬的痛來自於爸爸,爸爸從那時起開始對她性侵,一直到她國中,懂得以翹課離家逃離這段記憶,也逃離我的關心和愛。

這2年來,我常常夢起9年前她哭著說:「媽媽,我好痛!」那一幕。每次,我總是哭著從夢中驚醒,慌忙起身想去找那個滿臉淚痕的5歲喬喬,然後在30秒後發現,這件事已經過了,喬喬已經14歲了。可怕的是,14歲的喬喬的長相愈來愈模糊,5歲的喬喬滿臉淚痕的景象愈來愈清晰……。不斷哭喊著:
我好痛,媽媽,好痛,痛,好痛好痛……
後記:  

「做了那麼久的諮商,照理說我應該很冷靜面對個案,可是當那個媽媽在我面前一直一直流眼淚的時候,我也跟著留下眼淚……。」

這是一個做了10幾年諮商的諮商師,跟我們談到好幾年前的這個案子時說的話,她說,那個媽媽遭受壓力以及心裡的創傷,早已超過她所能承受的了。因為我們的社會總把保護者照顧者的責任放在母親身上,一旦孩子受到性侵,特別是家庭亂倫,許多母親都跟這位媽媽一樣,感到自責愧疚與恐懼,甚至因為同時身為母親與妻子,不敢讓家人知道,也不明白可以向誰求助,只能默默承受強烈的無助與孤獨,承受不了也許就選擇傷害自己。

每年實際遭受性侵害的人數約有34,300人,這些孩子的母親(或是重要他人)都可能像這位媽媽遭遇類似的處境與煎熬。所以我們徵得這位媽媽的同意,寫下這個故事,她也希望因著自己的經歷,讓與她相同經歷的朋友以及社會大眾知道,這樣的悲劇絕不是身為媽媽的錯,而且妳不會孤立無援,因為當事情真的發生時,可以尋求專業的協助,像是勵馨隨時可以提供幫助。

後來,媽媽在勵馨蒲公英諮商中心,經過多次的會談後,她開始鼓起勇氣跟喬喬溝通,也嘗試說服喬喬一起來進行家族治療,但是倔強的喬喬一直不肯。所以在那2年多的時光,我們陪伴著媽媽面對這些愧疚與低潮,也協助她與喬喬溝通。另一方面,我們也將此事通報社會局,經由社會局的介入,讓父親負起應負的法律責任。

一個小孩受性侵,整個家庭都會受到嚴重的衝擊。在蒲公英諮商中心性侵害的諮商服務中,要陪伴安慰的,不僅僅是受傷的小孩,也是受創的大人,因為,大人需要的協助並不亞於孩子。我們期待,救孩子,也救那個破碎的家。

如果您有任何兒童保護方面的疑問,或者希望獲得相關資訊,

請來電勵馨兒童保護諮詢專線:

台北 02-2362-2400
台中 04-2223-8585
高雄 07-223-7995
台東 089-339-899

網路線上捐款
超商付款
下載捐款授權書
其他捐款方式

創作者介紹

梅鳥的公民教學部落格

Maybi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