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前天在捷運誠品書店買的書,要用來跟學生介紹NGO非政府組織與志願性志工服務的書籍:

image-1.php.jpeg

這本書作者賴樹盛,在泰國緬甸等地進行志工服務、救助難民,從他的文章中看到許多面向,包括自由,包括教育,包括有些民族用性侵害作為種族壓制的方式,包括物價上漲難民的物資分配問題...

在現在這個時候,國九(國三)的課程講到了國際組織、恐怖主義、志工服務,但是放眼望去國際組織成立與服務的故事已經吸引不了基測迫在眉睫的孩子們,我講故事,他寫數學考卷,加上第六冊的公民課程不如上學期經濟來的有知識架構,事實上每個學科最後一個學期的課本內容因為五月多就畢業了,所以都比較少,課業的重心都放在八年級。

希望,這本書可以代替我說故事,從那些鮮明的照片、天真的眼神與作者由淺入深的篇篇散文,能讓他們真正感受到些甚麼,不只是報紙上的敘述,也不是課本上了寥寥幾行的介紹。

引述幾句書中的話語,讓我也燃起了熱情:

"教育,在泰緬邊境回歸道了本質,有人願意教,那就是老師,有孩子願意學,便成了學生。有學生有老師的地方,便是學校了。"

其中還有一篇叫做"誰憐異鄉客",本來我以為是他在海外感受到流連異鄉之苦,沒想到內容是寫在台灣的異鄉客:

"有次返台期間...側身經過三名陌生男子,但我很自然的轉個頭過去說了聲"三哇低咖"...一個想都沒想的開口舉動,倒是著實嚇到在台灣做工的他們"...."當人民有意無意間忽視這群飄洋過海做苦力者的處境時,甚至時常聽聞顧主性侵害或者剝削外籍看護的事件,有回更聽聞台灣大學聲久候無故毆打路過外勞的新聞,實在令人感到汗顏和難過。當台灣島內持續大張旗鼓吹唪國際援助和人權立國,似乎僅是更凸顯島民內心的荒誕和無能"

看到這篇的時候我想著,今年到日本和澳洲打工旅遊的人變多了,我的好友也在上個月去了澳洲,她在那裡會受到台灣新聞上的不堪對待嗎?會有侵害?經濟或權利上的剝削?

今天和朋友聊到這本書的時候,我說,我藉由這樣的同理心,感受到外籍幫傭或者是勞工在臺灣的次等。朋友反問我,新聞有報導他們次等嗎?這應該是人性。

短暫的交談無法完全表達我的感受,前兩天剛好看到草莓圖騰在噗浪上提到在泰國打掃的女性服務員(我很想避免有貶低的意味),非常生氣服務員把正在使用的錄影機插頭拔起的討論(討論請點選這裡

上面的討論其實並不是貶低他人,而是因為許多服務的人並不用心,甚至只會推托,態度使人生氣。

我想說的是,有一些問題會產生是基於國家社會帶給人民的習慣、態度,你可以說可憐人必有可恨處,久而久之就變成一種通述、一種偏見,看不見,但是它依舊存在,如果要仔細探討,使用"外勞"這個名詞是一種次等定位,"外籍新娘"也是一種次等定位(所以現在改為叫新住民,中間過程還叫過新移民),"傭人"、"菲庸"、"女工"、"下人"....從稱呼上來看就有值得討論的空間。

轉個想法,如果看過那篇"誰憐異鄉客",也許能夠多體諒一些不同文化環境帶來的習慣與價值觀,在國外的"臺傭"受到的對待好壞是取決於他自己的行為、態度好壞,或者遇上的國家文化好壞?到哪都有壞人,但是一個國家的水準素質可以表現在他們對待其他民族的具體行為上。

總而言之看完邊境漂流想的東西很多,珍惜現在所有的也很多,文章並不是鼓勵人要服務一定要到國外才能做,甚至對於海外志工"的風潮也有不同的見解。

目前我的做法是希望能取得作者或者相關人員的圖或文,製作成教材、投影片講授,然後再傳閱邊境漂流一書(一個年級一本),書本上有紙張可讓大家留下一兩句話語,畢竟一談到寫心得,體驗就便成了作業,失去原本的意義....如果有好的感受、回饋,鼓勵寫在連絡本上或者引用在作文事例上,一次只能完成一件事情,剛出完段考,完成教學觀察,接下來要作這個投影片,慢慢進行吧。

這個世界值得我們關心的事情太多,如果有好的議題或者題材,歡迎提供給我,我目前已經做過的有生命教育(我家貓的成長、動物虐待事件、人權(咖啡、巧克力與血鑽石),現在剛好又看到這本'邊境漂流",希望可以慢慢累積,多關心世界。

邊境漂流作者賴樹聖的blog:http://blog.yam.com/samlai

最後再附上一個東華大學學生到泰國服務,將自己照片從小到大用對比的方式製作的影片,分享他們在那裡的所見所聞



創作者介紹

梅鳥的公民教學部落格

Maybi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